女兒心中的孔繁森

發布時間:2015-06-03 來源: 閱讀次數:472

女兒心中的孔繁森 *
1995年4月11日,西南政法學院舉行向孔繁森同志學習動員會。會上,孔繁森同志的女兒——法律系93級學生孔玲回憶起自己的父親,不禁又一次泣不成聲……
去年10月,我與在西藏阿里的爸爸通了一次電話。我要爸爸多愛惜自己的身體。爸爸逐是像往常一樣,說他一切都好,叫我別掛念。當我問他什么時候回家時,他說:“玲玲,我是一名黨員,應該服從組織的安排,也要講點奉獻啊。”我情不自禁地向他抱怨道:“奉獻!奉獻!您奉獻了幾十年自己得到了什么?不光自己受苦,也讓奶奶、媽媽和我們跟著受苦!”爸爸在那邊哽咽著不語了,我卻繼續向他哭訴:“別再哄騙我說您快回來了,我都受夠了!您在西藏已經有了您的事業,而我們個個都像是您所厭煩的!”“玲玲,你怎么也這么說呢?”爸爸在電話那邊的回答更像是質問,因為我的哭訴深深地傷害了他。“啪一聲,爸爸和我都痛苦地掛上了電話。我沒有想到,我再也聽不到爸爸的聲音了。對不起,爸爸!女兒不是要有意傷害您!
 
孔繁森和家人的最后一張合影,96天后他就離開了人世。
可是,當我可以抱住爸爸的時候,卻是在醫院的太平間里。我哭著撲倒在他的身上,我大聲呼喊:“爸爸,我是玲玲,您睜開眼看看我呀!”但爸爸留給我的,除了那斑白的頭發、蒼老疲憊的容顏,就是我永遠得不到他原諒的深深的悔恨。我多么希望淚水能沖洗掉這一切啊!
的確,如果不是接受了爸爸的信念,我怎么也不會理解爸爸的奉獻。前年暑假,我和媽媽去拉薩看望爸爸。由于高原嚴重缺氧,本來身體就很差的媽媽又一次出現了胃大出血。我發了一封封加急電報給爸爸,又打電話求他趕快來,可他回答的一直是一句話:“玲玲,照顧好媽媽,我馬上就來!”直到十幾天后,他才從千里之外的阿里趕到媽媽的病床邊。
爸爸雖然在生活上欠我們子女的太多太多,但在思想上、政治上要求卻十分嚴格。考上西南政法學院離開爸爸來重慶前,我本來以為爸爸會給我一兩千塊錢,但他只給了500塊,說:“這點錢,買個錄音機,剩下的省著點花。”還跟我“約法三章”:不許談戀愛,不許跳舞,不許吃喝玩樂。去年4月,我把進學生黨校學習的事告訴了爸爸,他對我說:“玲兒啊,從此你就要以一個黨員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啊!”去年11月,我成為一名中共預備黨員,但爸爸卻再也不能督促我的進步和成長了。
其實,爸爸是一個極重感情的人。他特別孝順,他常說:“如果一個人連最起碼的尊敬老人的感情都沒有,那還叫什么人?”
奶奶已經90多歲了,在家里,爸爸經常為奶奶洗腳、擦背,端屎端尿,只要在家里,他一定搶著干這些事,奶奶吃剩的飯菜,我們通常是不吃倒掉的,爸爸見了后,一定搶過去一口一口吃掉。
爸爸第二次進藏,是帶著對奶奶未盡的孝心離開家里的,當我進藏去看望他時,才發現他像對奶奶一祥,把自己的孝心奉獻給了那么多的藏族爺爺和奶奶。我想,像爸爸那樣善良的人,是一定會那樣做的。
在大學里,我們同宿舍的幾個女孩子都非常喜歡爸爸,她們都跟他通過信,在信中親切地叫他“孔爸爸”。爸爸說過,他一定要來重慶,看看他的幾個“干女兒”。他本來打算去年初來重慶的,但因為工作一拖再拖。就在爸爸出事前幾天,他在新疆買了6頂維吾爾族小帽和6條絲巾,準備辦完公事后,年底到重慶來,送給他的“干女兒”們。可是,爸爸的這一美好愿望卻沒能實現。后來,我去新疆帶回了這些珍貴的禮物,同學們睹物思人,失聲痛哭,大聲呼喚他們的“孔爸爸”。
爸爸已經走了,但他把愛祖國、愛人民這種世界上最美好的感情留給了我。我要像爸爸那樣去生活,去實現自己的人生理想。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*作者為孔繁森的女兒孔玲。
排三复式投注计算公式